中国发布《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》白皮书

发稿时间: 2020-02-19 06:17:34

为什么我用我的手机登录我老公的微信却看不了她的聊天记录薇__信【18349815】---业务详细的加他咨询、我、上、个、月、就、是、找、他、们、帮、我、的。技、术、好、放、心、已、经、帮、我、解、决。中国女排队员与香港学生展开互动


http://img95.699pic.com/photo/40137/9294.gif_wh300.gif?39563


  

  

  派送前先消毒 快件实行“无接触派送”

  部分快递公司陆续恢复到正常运营模式;面对延期派送,绝大多数客户表示能理解

  昨日,朝阳区小红门鸿博家园二期F区北门,快递员从栅栏将快递塞给居民。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

  疫情期间,大量消费需求转向网购,快递员似乎成了北京市民连接外界的一根“纽带”。他们不仅承担了比往常多出数倍的工作量,而且在派件过程中,还增加了消毒环节。

  2月7日,国家邮政局召开部分快递企业专题电话会议,向中通、圆通、申通、韵达、百世、德邦和苏宁等7家快递企业部署工作,提出分阶段确定快递企业恢复生产目标,以满足百姓网购快递需求。计划在本月中旬,快递业生产要恢复到正常产能的4成以上。

  2月10日,在中国邮政、顺丰速运、京东物流、苏宁物流正常运营的基础上,中通快递、圆通快递、申通快递、韵达速递以及百世快递都陆续恢复到正常运营模式,至今已经一周。

  受疫情影响,网购成了北京市民消费需求的重要途径,生活所需的各种物品需要快递员送到家。由于隔离或者交通问题,部分快递员无法正常上班,于是仍在坚守的快递员放弃休息,承担了以往数倍的工作量。

  为了安全考虑,快递在派送之前会经过几次消毒,传统派送方式也变成了“无接触式派件”。在特殊时期,会因为种种原因导致派送延时,但收件人也表现出了更强的包容性。多名快递员表示,在疫情期间,几乎没有接到过投诉。

  焦点1

  疫情时期派件消毒是第一步

  2月7日早上7点多,快递员周望成就到了派送点,开始准备派件。因为春节值班,周望成没有回家。从1月26日一直工作到2月18日,中间从未休息。开始工作前,周望成先将双手消毒,测量体温并登记,佩戴上新的口罩和一次性手套。穿戴完毕后,他熟练地拿起一瓶84消毒液,灌装在一个白色喷壶内,加上自来水稀释。摇匀后,他将消毒液喷洒在快递上。“快递消毒之后才能装车。”等上五六分钟,周望成开始将消毒完的快递分拣装车。不到半小时,70多个大大小小的快递就被他整齐地码放在了快递车里。

  周望成负责派送范围是朝阳区小红门附近的多个小区,其中有十多栋二十多层的高楼。疫情中的街道冷清了许多,但他要送的快递却并没有减少。“大家不能出门购物,网上购物自然就多了。”上午九点,他拉着第一车快递到达鸿博家园小区门口。

  由于小区采取了封闭式管理,周望成不能进入小区派件,也无法使用小区内的快递柜。他将车子停在小区外面,将一张红色的毯子铺在地上,把快递按照楼号分拣好,放在上面,拿出喷壶又往快递上喷了一遍消毒液。“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消毒。快递是我送出去的,我要对它负责。”

  周望成将收件人的手机号一个个存入手机,群发短信:“您好,您的快递已到达小区门口,请来领取。”很快,有居民戴着口罩手套来小区护栏边喊着周望成的名字。在核对完快递信息后,周望成将快递从护栏外直接递进去。有收件人问他,“这个快递怎么还是湿的?”周望成说:“上面都是消毒液,回家拆完快递,别忘了好好洗洗手。”

  焦点2

  客户对快件“迟到”更包容

  为了减少接触,快递员的派送方式发生了改变,原本公司要求“送货上门”,现在变成了“无接触派送”。快递员周阳告诉新京报记者,北京大部分小区采取了封闭管理,“有些小区只要测量体温并登记,就可进去将快递放在快递柜或者是物业代收点,我们再通知收件人来取。有的小区则是完全不能进,也不管代收,只能约好收件人,出来取件。”

  周阳说,还有一些老旧小区和平房区,没有安装快递柜,也没有物业。“需要先和收件人约好时间,再一个个上门去送。”他称,“快递单数少了,但是派送效率很低。需要等着收件人来取件,有的时候在室外一站就是三四个小时。”

  2月14日下大雪,室外只有零下7度。他和一名收件人约好在胡同口取件。到了时间,周阳在胡同等了20多分钟,都没有人来。其间,他给收件人打了几十个电话,也没有人接听。直到手机冻到关机,周阳回到派送点。没想到,手机开机后,收件人却来电话抱怨,自己只是睡着了,他为什么不再多等等就走了。“当时我什么都没说,就觉得很委屈。”当天晚上,那名收件人竟然给周阳打来电话,为自己说的话道歉。“以前接到的都是投诉电话,第一次接到道歉电话。”

  已经从事快递行业3年的楚新,负责团结湖南里附近的快递派送。他所负责的区域外来人员比较多,很多人还没有返京,新来的快递比年前要少。但他的工作并未变得轻松。在2月13日之前,楚新派送的大部分快递都是过年期间积累下来的。“有的快递到派送点已经一周了,才给人家送,我都有点不好意思。”楚新说,面对延期派送,绝大多数客户都表示理解。“以前很容易被投诉,现在几乎没有人会去投诉。不少人还对我说‘辛苦了’。”

  焦点3

  人手紧张1人承包3人片区

  2020年是浙江人李春华留守北京的第四个年头。2月10日,他所在的快递站点全面复工。由于各种原因,很多同事没有办法回来开工。“有的人回来了,还在家里自行隔离。有的人老家已经封村,出不来。”站点内原有42名快递员,截至2月18日,只有27人可以工作,站内堆积了几百个快件未派送。

  李春华说,他从2月2日开始上班,已经“承包”了三名同事的片区。他每天平均送四车快递,近500个件,但还是无法将积压的快递送完。“从早上7点多开始上班,一直送到晚上9点是经常的事。”直到上周,有完成14天隔离的同事开始工作,他才能早两三个小时下班。“快递这么多,快递员又少,要说不辛苦那不可能。没办法,再扛一扛吧。”

  “目前站点的34个员工只有7个人回来了,网点里已经有上千个包裹等待派送,每天会接到几百个催件的电话。”一快递站点的负责人金群告诉记者,站点内的快递员都是外来人员,春节前一周已经全部回家。在疫情暴发前,他曾经打电话希望有人能够回来继续工作,但是只有很少一部分回来了。“上周他们才隔离完,能继续工作。”还有绝大部分快递员家在农村,因为封路或者火车停运等问题,无法回京。“回来也要隔离,还有风险,我干脆让他们暂时不要回来,等疫情稳定再说。”

  为了能尽快将快递送到收件人手里,金群已经开始亲自上阵派送快递。虽然对派送工作不熟练,每天在送快递的同时还要接催件电话,但他却觉得“踏实”。“比坐在库房看着堆积如山的快件发愁来得舒服。”金群说,再撑一段时间,等到疫情结束后,又能正常工作了。

  (文中快递员均为化名)

  新京报记者 张静雅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合作供稿方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来源:admin  责编:秩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