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年重返欧洲之巅!利物浦2:0击败热刺夺欧冠奖杯

发稿时间: 2020-02-23 12:29:38

苹果微信删除重新安装聊天记录怎么恢复薇__信【18349815】---业务详细的加他咨询、我、上、个、月、就、是、找、他、们、帮、我、的。技、术、好、放、心、已、经、帮、我、解、决。浙江舟山500千伏交联聚乙烯海缆敷设工程完工


http://seopic.699pic.com/photo/50047/8592.jpg_wh1200.jpg?47729


  

  

  “外卖员送什么不是最重要的,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个证明,说明武汉还在正常运转。”一位在武汉工作的“外卖老哥”老计在疫情期间送单过程中用手机记录下武汉的点滴小事,吸引了数万网友关注。老计告诉扬子晚报记者,发现骑手的意义在疫情之后有了新的变化,有了更多成就感。

  策划:沈春宁

  撰稿: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 李冲

  网友被感动,粉丝涨得飞快

  “大年三十晚上,我给自己放了个假,没接单。我也没有看春晚。一个人在武汉家里,看电视剧、刷微博。后来看到一个视频,一线医护人员年三十儿吃泡面。”老计在微博中记录了自己当时的心酸。“作为一名武汉的外卖骑手觉得很愧疚,对不起啦!我明天要开工,可能的话,多跑几趟医院的单子吧。”于是大年初一,看到中南医院的单子一直没人领,他便接了单,送到了呼吸内科。他说,虽然有些忐忑,但依然勇敢送到了。“把餐送给一个普通病房的老人,他看上去状态还不错。”

  老计告诉扬子晚报记者,自己是个80后,老家在湖北十堰,曾经在武汉读过四年大学。毕业后去了很多城市,在深圳做生意亏了钱,状态不好,有些自闭,觉得需要走出来跟这个社会多交流、多融入,于是在2019年夏天到武汉做了一名外卖骑手。他频繁地用微博记录生活是从武汉封城后开始的。“春节没回家,本来听说春节单量多单价高,没想到处于疫情中心了。”他说,“作为平凡人,其实很难有机会参与到一段历史中,这些记录主要是写给未来的自己,没想到网友们从中读到了温暖的力量,粉丝涨得飞快。”现在他的粉丝已经接近6万了。

  没有超级英雄,只有平凡人

  扬子晚报记者从老计的微博中看到,他每天记录的生活都充满正能量,有时风趣幽默,有时用轻松的口吻记录琐事。“方圆五百米没有别人,想给自己拍张照片费了很大的劲儿。”老计跟一张大黄蜂的合影引来网友竞猜,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老计揭晓了谜底,将手机架在送餐箱上,用视频模式,然后再截图。

  老计在接受扬子晚报采访时表示,其实大家彼此之间都是互相感动,互相鼓舞。有家麻辣烫店很有爱心,每天为骑手们提供10元每份的骑手餐,给予这些外卖小哥们一些勇气和温暖。“有一天送餐时,餐箱里的零食被偷走一小袋,更不幸的是,因为没估算好电量里程,电瓶车半道没电了,等我换好电池在路边抽烟,却听到背后楼上的小姐姐喊,武汉加油!那一刻,我突然像被烟熏了眼睛睁不开。”

  老计在微博中说,“绿箭侠、蝙蝠侠、蜘蛛侠、超人、闪电侠、超胆侠、咸蛋超人、奥特曼,这些超级英雄咱武汉一个都没有。只有普普通通默默无闻的这些平凡人,这个城市是武汉,他们叫武汉人。”

  大家的信心也在逐渐恢复

  “很多人说我是混搭风,穿着美团骑手的衣服,带着饿了么的餐箱。”老计告诉扬子晚报记者,自己最初是饿了么的专职骑手,去年九月份做了美团的兼职骑手,一直到现在。老计还分享了他的不同感悟,“在疫情之前,也有很多人会在接到餐时说谢谢,你能感觉到那是出于个人的修养,而现在他们说谢谢,那是发自内心的感动。”

  老计告诉扬子晚报记者,自己经常在外面跑。“很多武汉人都很久没出过门或出过小区了,因此,最初我是单纯为自己做记录,后来粉丝越来越多,我也想让大家通过微博看到武汉现在的样子。”老计表示,大家的信心也在逐渐恢复,自己在送餐时能感受到这种变化。

  “常在路上跑,偶遇到外地的医疗队、看到外地爱心企业捐赠车在路上行驶时,是我最心安的时候,会很感动。觉得武汉并不孤独,全国人民都在支援武汉,我们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丧失信心呢?”老计告诉扬子晚报记者,“看新闻说江苏来得最多,很多医院都‘掏空家底’来救援,而且来的都是精英,在医疗物资紧缺的情况下,江苏很多医疗队员都是自备防护服来,真的非常感谢。”

  对话老计

  记:您的文字很灵动、接地气,平时喜欢写作吗?

  计:不经常写。可能因为我平时爱看书,而且文字可能跟我的性格也有关系,我就是这样的性格。

  记:在工作中您送医院的单子多吗?

  计:送过几次,但不多。除夕夜,看到医护人员吃泡面,我挺难受的,第二天就特意接了医院里发出的单子。后来,美团、饿了么平台也推出专门服务医护人员的配送队伍,同时医院本身的后勤保障也在加强,所以后来就不太需要我了。我们兼职骑手是“游击队”,平台的专职骑手是“正规军”,“正规军”来了,我们使命就完成了。

  记:送餐过程中您害怕过吗?

  计:说不害怕是假的,但我有装备,也有防护策略。我每天至少换两次口罩,用酒精消毒液给餐车消两次毒,用酒精片擦拭骑行手套,但我认为最重要的防范是与别人保持安全距离,尽量不交谈不接触。交接时避免身体接触,有时候把餐放到门口就下楼,等对方拿走后再离开。“后来没过多久,平台就推出了‘无接触送餐’服务。”

  记:疫情发生前后,您对自己的职业感受有变化吗?

  计:有。说实话,以前觉得骑手这行不需要多少学识多少技术。但现在不同了,疫情发生后,有种特别奇妙的感觉,我们也在为这个城市贡献着力量,尽管非常微小。

【编辑:王诗尧】
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合作供稿方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来源:admin  责编:秩名